南阳慧忠禅师

信息来源:中国佛教禅宗网发布日期:2017-03-07 10:03:59


  南阳慧忠国师,浙江诸暨人,俗姓冉,从小就学习佛法,长大后更研习戒律,对于经论也十分融通。听闻六祖慧能大师的名声后,心生渴仰,于是翻山越岭前往曹溪拜谒,并获得六祖的心印。
  
  离开六祖后,慧忠禅师便至南阳白崖山党子谷,静坐专修定慧,四十几年足不出山。道誉名扬,从四方慕名而来参访求道的学人超过百千以上。此外,禅师声名显赫,故受到玄宗、肃宗、代宗三朝的礼遇,并请赴京城去弘扬佛法,肃宗、代宗并礼慧忠禅师为国师。
  
  代宗时,西天大耳三藏来到京城,自称得到他心通,代宗于是请慧宗国师勘验其真假。大耳三藏见到国师便即礼拜,国师于是问大耳三藏:「你有他心通吗?」三藏客气地承认。国师接着问:「那你说说看,我现在心在那里?」三藏答:「和尚是一国之师,为什么跑到西川去看划船比赛呢?」「那现在呢?」「和尚是一国之师,怎么跑到天津桥上去看耍猴戏?」国师又再问一次:「现在呢?」大耳三藏观了许久,却不知道国师去了那里。国师于是大喝一声:「这野狐精,他心通有什么用!」三藏无言以对。
  
  虽然受到历朝皇上的礼遇,慧忠禅师仍不改天性淡泊,自乐天真的性情,最后仍回到南阳,于大历十年在党子谷示寂,諡号「大证禅师」,世称「南阳慧忠」或「南阳国师」。与行思、怀让、神会、玄觉等四人并称六祖门下五大宗匠,并与神会大师于北方共同弘扬六祖慧能大师的禅风。
  
  生缘
  
  师自幼不语,亦从未过门前桥。至年十六,见一禅僧,便过桥礼拜寒喧,左右家舍皆讶异。闻六祖之名,辄离家往参。
  
  初见六祖,祖便问:「什么处来?」
  
  对曰:「只近。」
  
  祖曰:「生缘那里?」
  
  曰:「自得五阴后,忘却也。」
  
  师后得心印,住南阳四十年,足不出山。

  
  大耳三藏
  
  大历五年,西域大耳三藏至京师,自云得他心慧眼。
  
  帝令入光宅寺,请慧忠国师试验。
  
  师问:汝得他心通耶?
  
  对曰:不敢。
  
  师曰:汝道老僧即今在什么处?
  
  三藏云:和尚是一国之师,何得往天津桥看弄猢狲。
  
  师又问:老僧即今在什么处?
  
  三藏曰:和尚是一国之师,何得去西川看竞渡。
  
  师第三问语亦如前。
  
  三藏良久罔知去处。
  
  师叱曰:这野狐精,他心通在什么处?
  
  三藏无对。

  
  1. 僧问仰山曰:「大耳三藏第三度为什么不见国师?」
  
  山曰:「前两度是涉境心,后入自受用三昧,所以不见。」
  
  2. 又有僧问玄沙。沙曰:「汝道前两度还见么?」
  
  3. 僧问赵州:「大耳三藏第三度不见国师,未审国师在什么处?」
  
  州云:「在三藏鼻孔上。」
  
  4. 僧后问玄沙:「既在鼻孔上,为什么不见?」
  
  沙云:「只为太近。」

  
  国师三唤
  
  一日唤侍者,者应诺。如是三召三应。
  
  师曰:「将谓吾孤负汝,却是汝孤负吾?」
  
  1. 僧问法眼:「国师唤侍者意作么生?」
  
  眼云:「且去,别时来。」
  
  2. 僧问赵州:「国师唤侍者,意作么生?」
  
  赵州云:「如人暗里书字,字虽不成,文彩已彰。」
  
  3. 无门曰:国师三唤,舌头堕地;侍者三应,和光吐出。国师年老心孤,按牛头吃草;侍者未肯承当,美食不中饱人餐。

  
  如是
  
  有僧到参礼,师问:「蕴何事业?」
  
  曰:「讲金刚经。」
  
  师曰:「最初两字是什么?」
  
  曰:「如是。」
  
  师曰:「是什么?」
  
  僧无对。

  
  无心成佛
  
  常州僧灵觉问曰:「发心出家,本拟求佛,未审如何用心即得?」
  
  师曰:「无心可用,即得成佛。」
  
  曰:「无心可用,阿谁成佛?」
  
  师曰:「无心自成佛,成佛亦无心。」

  
  虎狼不害
  
  曰:「山中逢见虎狼,如何用心?」
  
  师曰:「见如不见,来如不来,彼即无心,恶兽不能加害。」

  
  毗卢顶上行
  
  肃宗问:「师在曹谿得何法?」
  
  师曰:「陛下还见空中一片云么?」
  
  帝曰:「见。」
  
  师曰:「钉钉着,悬挂着?」
  
  帝又问:「如何是十身调御?」
  
  师乃起立曰:「会么?」
  
  帝曰:「不会。」
  
  师曰:「与老僧过净瓶来。」
  
  帝又曰:「如何是无诤三昧?」
  
  师曰:「檀越蹋毗卢顶上行。」
  
  帝曰:「此意如何?」
  
  师曰:「莫认自己清净法身。」
  
  帝又问,师都不视之。曰:「朕是大唐天子,师何以殊不顾视?」
  
  师曰:「还见虚空么?」
  
  帝曰:「见。」
  
  师曰:「他还眨目视陛下否?」

  
  当处解脱
  
  有人问:「如何是解脱?」
  
  师曰:「诸法不相到,当处解脱。」
  
  曰:「恁么即断去也。」
  
  师曰:「向汝道诸法不相到,断什么!」

  
  立义竟
  
  师与紫璘供奉论议。
  
  师陞座,奉曰:「请师立义,某甲破。」
  
  师曰:「立义竟。」
  
  奉曰:「是什么义?」
  
  师曰:「果然不见,非公境界。」便下座。
  
  一日,师问紫璘供奉:「佛是什么义?」
  
  曰:「是觉义。」
  
  师曰:「佛曾迷否?」
  
  曰:「不曾迷。」
  
  师曰:「用觉作么?」奉无对。
  
  奉问「如何是实相?」
  
  师曰:「把将虚底来。」
  
  曰:「虚底不可得。」
  
  师曰:「虚底尚不可得,问实相作么?」

  
  野干鸣,师子吼
  
  上堂:「禅宗学者,应遵佛语。一乘了义,契自心源。不了义者,互不相许,如师子身中虫。夫为人师,若涉名利,别开异端,则自他何益?如世大匠,斤斧不伤其手。香象所负,非驴能堪。」
  
  僧问:「若为得成佛去?」
  
  师曰:「佛与众生,一时放却,当处解脱。」
  
  曰:「作么生得相应去?」
  
  师曰:「善恶不思,自见佛性。」
  
  曰:「若为得证法身?」
  
  师曰:「越毗卢之境界。」
  
  曰:「清净法身作么生得?」
  
  师曰:「不着佛求耳。」
  
  曰:「阿那个是佛?」
  
  师曰:「即心是佛。」
  
  曰:「心有烦恼否?」
  
  师曰:「烦恼性自离。」
  
  曰:「岂不断邪?」
  
  师曰:「断烦恼者,即名二乘。烦恼不生,名大涅盘。」
  
  曰:「坐禅看静,此复若为?」
  
  师曰:「不垢不净,宁用起心而看净相?」
  
  问:「禅师见十方虚空,是法身否?」
  
  师曰:「以想心取之,是颠倒见。」
  
  问:「即心是佛,可更修万行否?」
  
  师曰:「诸圣皆具二严,岂拨无因果邪?」
  
  又曰:「我今答汝,穷劫不尽。言多去道远矣。所以道:说法有所得,斯则野干鸣。说法无所得,是名师子吼。」

  
  万法本闲人自闹
  
  上堂:「青萝夤缘,直上寒松之顶;白云淡泊,出没太虚之中。万法本闲而人自闹。」

  
  无缝塔
  
  师以化缘将毕,涅盘时至,乃辞代宗。
  
  代宗曰:「师灭度后,弟子将何所记?」
  
  师曰:「告檀越造取一所无缝塔。」
  
  帝曰:「就师请取塔样。」
  
  师良久,曰:「会么?」
  
  帝曰:「不会。」
  
  师曰:「贫道去后,有侍者应真却知此事。乞诏问之。」
  
  大历十年十二月十九日,右胁长往,塔于党子谷,谥大证禅师。代宗后诏应真问前语。真良久,曰:「圣上会么?」
  
  帝曰:「不会。」
  
  真述偈曰:「湘之南,潭之北,中有黄金充一国。无影树下合同船,琉璃殿上无知识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