浙僧云门文偃与蜀僧弟子

信息来源:中国佛教禅宗网发布日期:2017-07-28

  应庵昙华禅师曾言:“大宋国里,只有两个僧:川僧、浙僧。其它尽是子:淮南子、江西子、广南子、福建子。”川说明在宋代,川、浙僧人在佛教中的重要地位。加之五代十国及宋代是中国禅宗的转型期,佛教宗派传承与流变更为复杂。禅宗在这一时期处于繁荣阶段,逐渐成为中国佛教发展的主流,出现了五家七宗并存的局面。所谓五家七宗指的是临济宗、曹洞宗、沩仰宗、云门宗、法眼宗等五家,加上由临济宗分出的黄龙派和杨岐派,合称为七宗。
  
  拙文将介绍浙僧云门文偃禅师与蜀僧弟子的禅门公案,并由此衍生出的云门一宗的开创和早期发展的史实。
  
  壹 云门文偃禅师行历略考
  
  浙僧文偃禅师为禅宗云门宗开山祖师。祖师者,乃开创新风之人物。如《春秋正义》中所言:“三传之义,本皆口传,后之学者乃著竹帛,而以祖师之目题之。”文偃禅师,被奉为一代祖师,必定有其过人之处和历史贡献,此处略考其行历,彰显其生平。
  
  文偃禅师,俗姓张,浙江嘉兴人,唐懿宗成通五年(864年)出生。自幼在嘉兴空王寺志澄律师门下为童,后来落发出家,具戒于常州戒坛。《大汉韶州云门山光泰禅寺院故匡真大师实性碑铭并序》中称其为“晋齐王冈东曹翰十三代孙也。翰知世将泯,见机休禄,徙于江浙”。其祖张翰,字季鹰,是吴郡吴县人。齐王同征召张翰授予大司马东曹掾的官职,但张翰本来就是与世无争之人,对时势不感兴趣,选择了隐退。没过多时,齐王同兵败,世人都称张翰能看准形势,善于灵活应对。但官府因其擅自离开,革除了他的官职。张翰任随心意舒适自得,不求随顺世俗。文偃禅师日后的举止言行也略有其家风。
  
  文偃禅师幼年时就表现出不俗的气质,“敏智生知,慧辩天纵”“幼足神风,不杂时流,自高释姓。”“凡读诸经,无烦再阅”。也正因为这样得到了志澄律师的认可。文偃禅师在侍奉志澄律师数年期间,专攻《四分律》,并学习大小乘经论。文偃禅师虽然持戒清严,但觉得己事未明,就决心离开志澄律师,到各地去游学参访,这也引出了一段公案。
  
  文偃敲门:初悟禅机
  
  初参睦州道踪禅师。道纵禅师,则黄檗之派也。一室常闭,四壁唯空,或复接人,无容伫思。师卷舒得志,径往叩门。禅师问:“谁?”师曰:“文偃。”禅师关门云:“频频来作什么?”师云:“学人己事不明。”禅师曰:“秦时镀辂钻。”以手托出闭门,师因是发明。又经数载,禅师以心机秘密,关钥弥坚,知师终为法海要津,定做禅天朗月,因语师云:“吾非汝师,莫住。”
  
  道踪禅师即陈宿尊,人称陈和尚,陈尊宿为黄蘖希运(?一855)门人,也是云门文偃的启发者,在禅宗史上有一定的地位。《五灯会元》对这一公案记载更为细微:(文偃禅师)于是连三日扣门,至第三日,州(笔者注:道踪禅师)开门,师乃拶入。州便擒住曰:“道!道!”师拟议,州便推出曰:“秦时镀辂钻。”遂掩门,损师一足。师从此悟入。
  
  镀辂钻,据传是秦始皇在修阿房宫时使用过一种可以借助车力旋转的大钻,有学者认为此物是比喻为过时的无用之物或无用之人。不过文偃禅师因此物而悟得什么,或者因损一足而了悟,这非吾辈智慧所能及,不再赘述。只是此一公案证明文偃禅师已经寻到了步入禅门的路径。
  
  参禅游方:禅法初现
  
  文偃禅师3l岁访雪峰义存;32岁访江夏灌溪;38岁访曹山元证;46岁访疏山匡仁。这些高僧均为禅门大德,文偃禅师在跟随他们学习的同时也不断精进自己的禅性,为自己日后开宗立派打下了坚实的基础,也是为云门禅法的生成不可或缺的学习阶段。
  
  文偃禅师在参访疏山匡仁时就已经有了云门禅法的痕迹。“师到疏山,疏山问:“得力处道将一句来。”师云:“请和尚高声问。”山便高声问。师云:“和尚早朝吃粥么?”山云:“作么生不吃粥。”师云:“乱叫唤作么。”又因疏山示众云:“老僧成通年已前,会得法身边事;成通年已后,会得法身向上事。”师问:“承闻和尚成通年已前会得法身边事,成通年己后会得法身向上事,是不?”山云:“是。”师云:“如何是法身边事?”山云:,“枯椿。”师云:“如何是法身向上事?”山云:“非枯椿。”师云:“还许学人说道理也无?”山云:“许你说。”师云:“枯椿岂不是明法身边事,非枯椿岂不是明法身向上事。”山云:“是。”师云:“法身还该一切不?”山云:“作么生不该。”师指净瓶云:“法身还该这个么?”山云:“阁梨莫向净瓶边会。”师便礼拜。
  
  云门禅法,最著名的就是“云门三句”,德山圆明禅师将其概括为:函盖乾坤句,截断众流句,随波逐流句。《五家宗旨纂要》也称其“出语高古,迥异寻常,北斗藏身,金风露体,三句可辨,一镞辽空,超脱意言,不留情见,以无伴为宗,或一字或多语,随机拈示明之。”所以往往云门禅语险峻高古,艰深玄奥,没有上上根器是很难窥其究竟的。
  
  声名远扬:开山立派
  
  文偃禅师在其48岁时,到曹溪朝礼六祖塔后,拜谒韶州灵树如敏禅师。早前,如敏禅师从不请首座,如果有人劝言,敏曰:“吾首座出家久之。”又请,敏曰:“吾首座已行脚悟道久之。”又请,敏曰:“吾首座已度岭矣,故待之。”少日,偃至,敏迎笑曰:“奉持甚久,何来暮耶?”旋即,任命文偃禅师为首座。这说明文偃禅师已经在佛教界具有了一定的声望和修为,才能让灵树如敏禅师如此重视,委以重任。
  
  60岁时,原驻锡灵树道场的文偃禅师经奏准南汉王同意,领众开创云门山,他“因高就远,审地为基”,创建梵宇,经历五年而告功竣。据《云门山志》记载,寺观建成之后,“闻风向道者,云来四表,拥锡衣止者,恒逾半千”。文偃禅师开示法语,立章传道。其众多弟子也蜂拥而至,跟随文偃禅师学法。
  
  文偃禅师一生弟子众多,据《景德传灯录》记载有61人,其中有双峰竟钦禅师、香林澄远禅师为蜀僧,都为云门宗在宋代的复兴作出了巨大的贡献。
  
  贰 文偃禅师的蜀僧弟子
  
  双峰竞钦禅师
  
  双峰竟钦,又称慧真广悟,开创兴福禅舍时,文偃禅师曾亲自去证明,可见其师徒关系之好。《南宋元明禅林僧宝传》里对双峰竟钦有简略的介绍,此书共十五卷,为清代自融撰,性磊补辑。收在《卍续藏》第一三七册、《禅宗全书》第十八册。内容主要辑录南宋、元、明三代五二一年间禅门尊宿的行业及机缘语要,目的在承续宋代惠洪所撰的《禅林僧宝传》。全书所收之尊宿,总计九十余人。传记的编排方式,系依各禅师的年代顺序,始于佛灯殉禅师,终于雪峤信禅师。每篇末尾均仿《僧宝传》的体例,附加赞语,
  
  其中对双峰竟钦介绍如下:“禅师名竟钦,益州(今四川)人,生郑氏。少为大僧於峨眉洞溪山黑水寺。出蜀南抵韶石云门得心法。”也对文偃禅师亲自去证明做了详细的介绍:(竟钦禅师)即就双峰之下,创精舍以居,号兴福。开堂之日,匡真禅师躬临证明。僧问:“宾头卢应供四天下,还遍也无?”钦曰:“如月入水。”又问:“如何是用而不杂?”钦曰:“明月堂前垂玉露,水精殿里撒真珠。”於是匡真以谓,类己加敬焉。
  
  而《蜀中广记》对此记载则是:开堂日,云门和尚躬临证明,僧问:“如何是佛法大意?”师曰:“日出方知天下朗,无油那点佛前灯。”问:“如何是双峰境?”师曰:“夜听水流庵后竹,昼看云起面前山。”
  
  《南汉书》中还指出了竟钦禅师为云门宗所做的一大贡献是“尝为云门募修《大藏》,函帙完具”
  
  但综合各种史料,却发现对竟钦禅师的生平记载多有出入,在此列举如下,以供学者考证。
  
  (1)《南汉书》中对竟钦禅师的俗家姓氏有不同的记载:“僧竟钦,姓王氏”。而《南宋元明禅林僧宝传》称其为“郑氏”。
  
  (2)世寿不详。《南宋元明禅林僧宝传》里对竟钦禅师圆寂一事有详细记载,称:太平兴国二年三月,(竟钦禅师)谓门弟子曰:“吾不久去。汝矣可砌个卵塔。”五月二十三日工毕。钦曰:“後日子时行矣。”及期适云门爽禅师、温门舜峰诸老夜话。侍者报三更,钦索香焚之,合掌而化。阅世六十有八,坐四十有八夏。但据《乳源县志》载:竟钦禅师开山四十九年,僧腊六十有二,世寿八十有二,太平兴国二年五月二十五日坐化。
  
  香林澄远禅师
  
  澄远禅师,俗姓上官,前蜀王建武成元年(908年)生于四川绵竹县。18岁时,闻文偃禅师在韶州云门山光泰禅院大倡云门宗风,信众云集,于是不远千里,沿长江东下出蜀,经湖南抵达广东,在文偃禅师身边作侍者,这一年文偃禅师67岁。
  
  澄远禅师在文偃禅师身边达十八年之久,终得开悟解脱。又住三年,悉获云门宗旨,深为文偃禅师器重,成为同门翘楚。后蜀孟昶广政十年,辞师回蜀弘法。初住导江县水品宫,不久移锡青城县承天寺,一住四十年。北宋临济高僧圆悟克勤在其所著《碧岩录》中说:“云门虽接人无数,当代导行者唯(香林澄远)师法席最盛。”圆悟克勤为什么会如此说呢?原来云门宗澄远禅师一系,出雪窦重显和圆通居讷。重显居雪窦,将云门宗风传至江南:而圆通居讷举大觉怀琏入汴京,使云门一系在京城佛教界占据了显耀的位置。
  
  澄远禅师接引学人的方式,完全继承了文偃禅师的风格。《景德传灯录》就记载了一则澄远禅师的语录,可见一斑。《景德传灯录》为宋真宗年间释道原所撰之禅宗灯史。其书集录自过去七佛,及历代禅宗诸祖五家五十二世,共一千七百零一人之传灯法系。此书编成之后,道原诣阙奉进,宋真宗命杨亿等人加以勘定,并敕准编入大藏流通。《景德传灯录》在宋、元、明各代流行颇广,特别是对宋代教界文坛产生过很大的影响。《景德传灯录》载曰:
  
  (澄远禅师)初住西川导江县迎祥寺天王院。
  
  僧问:“美味醍醐为什么变成毒药?”师曰:“导江纸。”
  
  问:“见色便见心时如何?”师曰:“适来什么处去来。”曰:“心境俱亡时如何?”师曰:“开眼坐睡。”
  
  师后住青城香林。僧问:“北斗里藏身意如何?”师曰:“月似弯弓少雨多风。”
  
  问:“如何是诸佛心?”师曰:“清即始终清。”曰:“如何领会。”师曰:“莫受人谩好。”
  
  问:“如何是祖师西来意?”师曰:“蹋步者谁。”
  
  问:“如何是和尚妙药?”师曰:“不离众味。”曰:“吃者如何?”师曰:“咂啖看。”
  
  问:“如何是室内一灯?”师曰:“三人证龟成鳖。”
  
  问:“如何是衲衣下事?”;师曰:“腊月火烧山。”
  
  问:“大众云集请师施设?”师曰:“三不待两。”
  
  问:“如何是学人时中事?”师曰:“恰恰。”
  
  问:“如何是玄?”师曰:“今日来明日去。”一
  
  曰:“如何是玄中玄?”师曰:“长连床上。”
  
  问:“如何是香林一脉泉?”师曰:“念无间断。”
  
  曰:“饮者如何?”师曰:“随方斗秤。”
  
  问:“如何是衲僧正眼?”师曰:“不分别。”
  
  曰:“照用事如何?”师曰:“行路人失脚。”
  
  问:“万机俱泯迹方识本来人时如何?”师曰:“清机自显。”曰:“恁么即不别人?”师曰:“方见本来人。”
  
  问:“鱼游陆地时如何?”师曰:“发言必有后救。”僧曰:“却下碧潭时如何?”师曰:“头重尾轻。”
  
  问:“但有言句尽是宾,如何是主?”师曰:“长安城里。”曰:“如何领会?”师曰:“干家万户。”
  
  由此可见云门宗的接机方法、禅学思想、禅悟思维特质,以其险峻、明快的禅法和修行宗旨而独树一帜。
  
  叁 云门师承、禅风流传
  
  佛教强调传承、强调法源,即注重师承。虽然,没有传承同样可以得法,但那是上等根器者才有的可能。有了师承,就有了法脉。这是一种以心印心、以法传法、以学教学的方式。浙僧云门文偃禅师与蜀僧弟子双峰竟钦禅师、香林澄远禅师,都为云门宗的开创和弘扬作出了巨大的贡献。特别是香林澄远禅师一系促成云门宗的北上,促进了南北佛教文化的交流,让云门禅风流传,形成了云门宗在北宋极盛的局面。为师者要具备超凡的德性和个人丰厚的学术修养,才能吸引更多人才,形成法席日盛,法嗣广布的兴盛状态,这也是云门文偃禅师与蜀僧弟子云门师承留给我们最大的启示。(作者:刘洁) 

 ——摘自《浙江佛教》2017年第12期

    【发表评论】
条评论
【全部评论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