圣凯法师对“茶禅一味”的理解

信息来源:《茶周刊》发布日期:2017-01-22

禅茶.jpg

  本文引自:《茶周刊》2009年12月29日
  
  圣凯法师对“茶禅一味”的理解
  
  三昧·三味
  
  禅茶一味,是近年来茶禅两界乐议的话题,那么此“一味”究竟味在何处呢?在我看来,涵盖于三点:功夫一味,恭敬一味,载体一味。功夫一味,是指茶与禅都讲落实,熬工夫。由禅达悟,论的是根器与修行,自古至今,哪一间禅堂没有蒲团坐烂?而茶如白琳(注1)者,一看产地,二看火候——非生于峻险之地,非老火慢焙者不为上品。这是茶与禅共通的第一点:考功夫。恭敬一味,讲的是态度。这需要从内心树立起对佛陀、佛教独立正确的认识,进而抽发出自然的尊敬。佛教的仪式中常常用茶礼、茶仪、茶供等方式来表达对“佛”,即“觉者”的尊崇,清雅庄重的仪式,正是寄托了信众们清净无染的恭敬之心,这是茶与禅共通的第二点:起恭敬。载体一味,是说茶与禅都需要表达和衍演,古来祖师唱和酬答,历代茶人烹茶尽具,都是通过形式来表达一个内涵物的核心。在中国历史上,茶与禅的兴起、发展趋势相近,同根同源,这使茶之一事成为表“禅”的一个很好的载体,使“禅”之一境,成为茶人们修行的最高追求。茶人们修研茶道,是为了克服局限,达到自在无碍。而古来禅宗巨匠,无论是赵州的三称“吃茶去”,还是圆悟手书的“茶禅一味”无不是祖师籍茶表禅的方便手段。这是茶与禅共通的第三点:互为载体,互为道器。
  
  雅味·况味
  
  打禅七时,在行香、坐禅的间隙,都要喝一杯茶,茶与禅似乎发生了一点联系,于是便渐有“茶禅一味”的说法。但是,禅堂里的茶绝无半点风花雪月,大家在与腿疼厮捱,在与烦恼、妄念斗争,在与昏沉抗衡。正是在这种激烈的厮杀中,渐渐有点禅味。这种禅味是“不经一番寒彻骨,怎得梅花扑鼻香”,是在一番剧痛之后,渐渐才有那么一点。
  
  世人所传的“茶禅一味”多是一种被文学化的意境:老松之下,童子煮茶,自己抚琴清吟,以天地为茶舍,以北斗为茶勺,以万象为侣,引清泉为知音。松风,茶铫,悬泉,飞瀑……茶,暗香悠远,沁人心脾;人,孤高清远,不染纤尘。于是,在谧静的山中,伴着幽幽的琴声,夹杂着木鱼的声声点点,茶的幽香从远处传来,袭入鼻腔,仿佛心灵得到一番净化。"碧沉霞脚碎,香泛乳花轻。""溪花与禅意,相对亦忘言。"品茶者手捧茶杯,注目翩翩下坠的茶芽,品味香甜苦涩诸味,便有一种空灵玄妙深远的意境。空留余味,回荡,回荡……
  
  在禅堂里喝茶,首先是一种现实的需要,因为整日坐禅、行香,极易上火,于是便需喝茶来清火、醒脑。泡茶、分杯、倒茶的工作,由专门护七的法师和居士承担。茶具亦极为朴素、简单,泡茶用大铜壶,茶杯是粗磁的,杯壁极厚,不易打碎,落在地上会发出清脆的响声,衬托禅堂的宁静。
  
  禅堂经常称为“选佛场”,即为从我们这些凡夫中选出佛来的场所;或者称为“大冶洪炉”,我们将自己的身心交给禅堂,经受痛苦的煎熬,规矩的约束,禅机棒喝的锻炼,最后能够战胜自己的身心障碍而脱胎换骨。闭上双眼,真诚地面对自己,疲倦地拖着这具尸体,心灵深处莫名的烦躁。对于初修者来说,腿疼无疑是最大的痛苦,以前听说有些师父为了锻炼腿功,用磨石压着自己的双腿,直至昏过去,听起来有点自我折磨。可是,人要战胜自己,必须要有勇狠之心,这样才能战胜那么一点的我执。有时实在痛不欲生,干脆睁开双眼,瞧着不远处的香,希望它早点燃完……
  
  这时,你不会有一种品茶的心态,不会管它是什么茶,更不会有闲心闲情欣赏茶具。静静地拿着茶杯,等候行茶者来到面前。一切都在无言中,行茶者丁字步站立,缓缓地倒茶,双方都专注于茶水的倾注与入杯。当茶汤滚过唇舌咽喉进入肺腑时,一股清流注入燥热的身心中,顿得清凉,顿解身心的疲倦,一位勇士又回到战场了。当下的味道,该是“茶禅一味”了!
  
  编后
  
  与圣凯法师三小时茶话,收获颇丰。与其说是一次采访,不如说是一堂有益有趣的课程。及归家,反复思索法师的话,有两点浅近的体验愿与读者分享。
  
  一是关于修行的体验,在笔者短暂又懈怠的修行体验中,也曾向自已苦苦追问“什么是幸福”?“什么是最珍贵的”?其实那幸福与珍贵平常的很,一字即可涵盖:转。这是说,在修行的道路上要保持独立与清醒的心态和眼光,保持无碍无染的心境,不依赖万物而又信赖万物,将渺小的个体放入无量的事物之间的联系之间去,将心头一点红炉雪,化做照亮他人的一点光明。
  
  转,即能转识成智,转危为安,转烦恼为菩提。诱惑面前,可以转身;不舍当前,可以放下。心念始终是活泼泼,清净净的,“物来则应,过去不留”,念念清明,没有偏见,没有积存,那便没有什么不能接纳的,没有什么可以造成伤害的。一颗宽广如宇宙的心胸之内,山河湖海,日月星汉尽可包容,如是提起正念,真是“日日是好日”。
  
  二是关于茶禅的批判,茶与禅,本是两个。近日浮躁之风渐起,茶禅一事,也变得浮躁功利,专注不存。越来越多的人拿茶禅一味说事儿,动机如何,其人自知。世人无好坏,世事无对错,只是莫以茶误禅,勿以禅误茶,便是我辈不欺世了。
  
  注1:
  
  白琳工夫:工夫红茶的一种, 白琳工夫产于福鼎县太姥山白琳、湖林一带,以选料考究,制作精严著称。

 

  圣凯法师简介
  
  1993年9月,出家于福建省太姥山平兴寺;
  
  1997年7月,毕业于中国佛学院本科部;
  
  2000年7月,毕业于中国佛学院研究生部,获佛学硕士;
  
  2002年6月,毕业于南京大学哲学系,获哲学硕士学位;
  
  2005年6月,毕业于南京大学哲学系,获哲学博士学位;
  
  2005年10月,清华大学哲学系博士后;
  
  2007年4月至7月,为大谷大学真宗综合研究所特别研究员。
  
  现为南京大学哲学系副教授、普陀山佛学院研究生导师、《真如丛书》(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)副主编、《宝庆丛书》(宗教文化出版社)副主编、《真如因明丛书》(中华书局)副主编。
  
  出版有《中国汉传佛教礼仪》、《佛教情绪观》、《四大净土比较研究》、《中国佛教忏法研究》《佛教忏悔观》、《禅心无语》(散文集)、《摄论学派研究》、《晋唐弥陀净土的思想与信仰》等著

    【发表评论】
条评论
【全部评论】